我如何卖出马里奥安利

我画的凯皮拟人(?)太诡要是打tag一定会被抓起来

我的船好像越来越奇怪了

 

满足

🔵🍭⭐️:

流水账 接了点动画世界观的wii四人组

  “每个人都得活着,谁知道为什么,但是活下来是最重要的。”

  这话以前的战友是不是也说过?魅塔骑士在脑海里搜刮了几秒,才想起那时候他们隔着战舰的玻璃窗看陨石落地,那些结晶凹凸不平的表面在泛红的气流中迅速分解消亡。联系着这一幕的前因后果不适合在阳光正好的午后被提及,于是魅塔把披风掖得更紧——哈尔巴德号的甲板上风太大了,若是不注意,总让人有要被吹飞的错觉。混浊的风刮过脸颊的触感对老一辈的星之战士而言是家常便饭,带着镭射和爆弹的温度或夹杂着霜雪,大部分时候伴随硝烟和铁锈的味道。那和蝠翼撕裂空气时产生的风不一样:当...

今天的我 再一次发觉自己是个弱鸡

今日:
想把メタ和ダメ一起安排的明明白白
想搞翻不行骑士
想看轻松温情メタカビ
想把OFA师徒一起安排的明明白白

我什么时候攒够钱把GSC的两位接回家 两位就什么时候结婚(闭嘴

让我起跳三周半

看个文都能再看出养料论,我tm实际窒息,可以停一停吗你家咔酱就这么脆一点挫折都不能接受一接受就是成了他人养料吗?那绿谷的前十四年惨遇又理所应当了?绿谷的挫折就是他STK跟踪狂他活该?什么滤镜才能把绿谷倒腾成这B样?还是说你觉得你咔更适合ofa适合当下一任和平的象征?他最初的爆炸性狭窄心胸能让他兼容OFA的最高理想?我们看的是一部漫画吗?双标也别这么明显吧baby

all类cp好窒息 真的 全世界的all都一样崩吧

© 桃球發進!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种植西瓜 服装批发 反弹琵琶
听说现在置顶吞分行?